爱的等价交换

  2020-07-23 点击量: 624 点赞206

爱情,真的能够等价交换吗?开始计较付出的爱情,还会纯粹吗?

「我好爱你喔」执起他厚实的手端详,我一边没话找话的开口。

「我也爱妳」他漫不经心的回答,一边将头微微偏过,视线越过我的头,紧盯着遮住一半的球赛。

「哼」一如往常的,我倔起嘴「这幺勉强喔?而且为什幺每次都是我先开口?你就不能不要『也』吗?」

他瞄了我一眼,想从我的脸上找出是否可以继续装死的蛛丝马迹。

爱的等价交换
图片|来源

「为什幺每次都是『也』?也也也⋯⋯每次都是『我也』,你就不能哪天先开口对我说句『我爱你』吗?」带着一丝得理不饶人的兴味,继续连珠砲的质问。

不擅言词的男人一如往常地安静了,面对女人大发娇嗔的无聊话题,回答得不好便会从 3 分钟安抚演变成 30 分钟口角,比较聪明的方法是静观其变,看今天的风往哪吹。

我一边看着沉默的他,一边揣测他是否已对週而复始的无聊对话感到厌烦──只是话起了头就得有个尾,原本佯装生气的脸只好继续维持下撇的嘴角,嘴里兀自吐出「为什幺每次都那幺被动呢?难道不能主动点吗⋯⋯你这样要我怎幺相信你真的爱我?还是其实你是不是根本不喜欢我?

「我⋯⋯」他试图说些什幺。

「那幺勉强就不要继续了嘛,我要回家了!」渲染过度的委屈溢成洪水,我一边忿忿不平的站起来,脑子却冷静的感到场面失控,不知道该如何下台阶。

这时只见男人一反常态地单膝跪下,伸手环抱我的腿,我一方面诧异他反常的举措,一方面感到被限制行动的不悦。

「你在干嘛?不要拉我,不要拉⋯⋯」

砰!好痛!

「男人呢?怎幺不见了?」我躺在地板上发愣,一脚还跨在床沿。

爱的等价交换
图片|来源

屁股跟肩膀的疼痛仍无法迫使自己立即清醒,我花了些时间才釐清:「原来刚刚是做梦啊」,但心中仍残留着梦中争执的情绪,烦躁而茫然。扶着床沿爬起,分手的事实也慢慢从浑沌的脑海中浮现,没想到梦比人更记得恋情的每吋皱折。

拾起掉落在地板上、梦中拉住我的皮带,想起过去在一段关係中,总执着于付出的爱是否得到同等回应,纵使怀着牺牲情操、心甘情愿的付出身心所有,却总在意对方是否也有相同心情、是否吝于做出「爱的回应」。

对方冷淡以对,不甘热脸贴冷屁股;对方热情回应,便更加倍回报他的情深意重,于是,爱情成了角力赛。

一个问题,到底爱一个人,需不需要得到回应?

一度以为自己可以率性说出:「我爱你,但与你无关」。然而这样的宣告不论是洒脱或无奈, 故作坚强还是玩世不恭,说到底还是有点一厢情愿的哀伤。

年岁渐增,对爱情的态度持续蜕变,从不知情为何物、看臭男生一眼都是玷汙自己眼睛的「蠢真烂漫」;蜕变为动辄因对方没打电话来而低落、口气中隐含亲暱就雀跃的「易碎少女心」;最后到今日自认看破红尘从此波澜不兴的灭绝师太,中间当然也不乏几次因情伤心碎而恨恨的说此生再也不涉情爱之类的傻话。

成长的转变或许不留痕迹,没留下任何证据,但是女孩们倒是真真实实的知道自己跟以前不一样了,从前那个自己,一见到喜欢的人,就像飞奔过去的狗儿般,亲亲热热的挨上去,心中的尾巴不停兴奋摆动、巴不得狠狠咬上对方手臂一口以示亲爱,早就因过往残破的经验的教训而学会多虑。

爱的等价交换
图片|来源

于是,每当「我爱你」说出口前,总会想起谈话性节目里头两性作家的论调:轻易说出的爱不被珍惜;而让男生逃之夭夭的罪魁祸首中,过度积极的态度也总是榜上有名。于是,当说出「我爱你」这句话时,心境跟过往大相逕庭,多了揣测与担心。

其实,爱一个人哪需要那幺多担心?
爱着对方时的愉悦心情就是最大的报酬。

这样的观点延伸自哲学上的利己主义,人天生会做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快乐,这里说的「有利」并非伦理道德上的自私,不是立即的图利自己,而是所有行为的最终反餽的获益者是自己。(推荐阅读:在爱情里奔驰,找回爱情中完整的自己)

举些例子来说:

1) 人们开始注重环保是因为不做的话地球要毁灭了,但是地球毁灭跟我有什幺关係?因为会影响到很多生物的存亡,他们的存亡跟我有什幺关係?因为他们死了我会感到愧疚。

2) 捡到钱不要求三成报酬,丝毫未取的归还对方,不是因为我钱太多,而是因为无偿归还带给我自己的益处(名誉、安心、社会认同、自我道德…等),大于索取三成带给我的最终利益。

3) 扶老婆婆过马路不是因为我很有爱心,而是当我帮助了她我可以得到「自我感觉良好」,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善良有爱心的人

这个理论认为人们做事情都是因为最终利益(也许是物质,但更多时候是非物质)对自己有利,人们很有可能是做着利他行为,但最终最终都也只是个利己主义者。

把理论套用在恋爱中,你可以挖掘出爱情的真相:我们对对方好,因为自己可以从这样的行为中得到心灵上的满足,也许是:我做了一件很癡情的事、他会喜欢我这幺做、甚至是最单纯的,对你好让我感觉快乐!

爱的等价交换
图片|来源

假如把事情单纯化,其实我们的喜欢最终目的是为了自己快乐。那幺在爱着对方的当下,我们就得到最棒的报酬──快乐。

(应该没有人是为了跟这个人可以一起感到痛苦才跟对方交往的吧?就算是跟对方交往时饱受痛苦,那想必有其他的原因支持着我们继续下去,而那个因素一定是自己想要的,也许是陪伴、也许是回忆⋯⋯)

所以又何必在乎对方的言行是否符合自己设定的「爱的标準」?何必执着于等号两端是否对等?

在爱的当下,满溢心中的快乐与幸福,或许就是最划算的爱情等价交换。(同场加映:四部爱情电影,盘点爱情的不同模样)

相关推荐

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