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到底该不该进行「第三线治疗」?

  2020-07-25 点击量: 865 点赞984

第三线治疗,是不停追求例外的旅程

光是听到第三线治疗这个词,我就有点难受。如果是我,或许早就放弃了,但这世上确实有不少病患和家属,直到最后关头还是不愿放弃。第三线治疗,就是为他们準备的特别疗程。

不论是第二线或第三线治疗,说到底,都是因为之前使用的抗癌药物无法发挥效果,可知对手应该相当难缠。以常识来想,第二线治疗比起第一线治疗,第三线治疗比起第二线治疗,都更为不利。不过,就算是第三线治疗,也可能带来像是中了彩券大奖般的意外效果。的确,与癌症对战时,不试就不知道结果。即使了解致癌的所有基因、清楚抗癌药物的有效机率,但这些顶多也只能说是机率。也就是说,在临床医学现场,经常有例外情形发生。而第三线治疗,或许就是不停追求这例外的旅程。

要不要做到第三线治疗,和考大学也有些相似之处。是要落榜两次就放弃,还是做好落榜三次的心理準备,再度挑战?这完全可说是生存方式的问题,别人无法轻易置喙。前不久,有人就第三线治疗来徵询我的第二意见,我不禁说出了真心话:「与其说这是医学命题,倒不如说是哲学命题。」要不要接受第三线治疗,是病患自己的人生态度。有些人,甚至连第四线、第五线治疗都想积极尝试。即使知道治不好,或者明知只是伴随着痛苦的延命治疗,直到最后一刻,还是想奋战到底,这或许是人性吧。

不管是第一线还是第三线治疗,要离开已经搭上的船,其实很简单,只要不去医院就好了。只要打通电话取消,就能中途下车。不过,很多患者连这幺理所当然的事都会忘记。很多人以为,做化疗就和搭飞机一样,只要一上飞机、飞上空中,就无法下飞机。有很多病患觉得,医生都特地提出建议了,如果不做会很失礼。但这是错误的想法,医生本来就有义务準备好接下来的方案。就像铁达尼号的主厨一样,即使知道船迟早会沉,也必须準备好下一餐食物。悲哀的是,那就是他们的工作。

关于治疗,退场时机也是重点

人生中,不管做什幺事,最难的都是「退场时机」,如职业运动员、企业经营者、政治家等都是很好的例子。恋爱或不伦恋的状况或许也一样。做生意时,比起开店,关店的时机更难选择。股票或赌博也一样,提到赌博一词,我就不自觉联想到化疗。没错,化疗最难的部分也是退场时机,而最清楚这个时机、能做决定的人,就只有患者本人。但现实中,能自己做此决定的日本人意外的少,多是由家人来决定。

进入第三线治疗后,体重会明显减轻,也多少会有身体疼痛的情况。腹部产生积水,也会有轻微肠闭塞。也就是说,在这段时期,以口进食的量会慢慢减少,在这样的情况下,医生会建议以点滴注射的方式补充养分。

如果是余命预估在三个月以上的人,可以注射高热量输液,但如果余命只剩一到两个月就不行,因为高热量输液会缩短患者性命。明明是延命治疗,却缩短性命,并增加痛苦。但即使在医界,还是有很多人不知道这件事。我对医界人士和一般民众敲了好几次警钟,但悲哀的是,很难传到他们耳里。

癌细胞会以比正常细胞快上好几倍的速度,吸收葡萄糖。因为它的增生既快且猛,所以需要庞大能量。在这种状况下注入高浓度的葡萄糖(高热量输液),无疑只是在餵养癌细胞。

不过,现实情况是,直到病人临终前,医院都还常常为他们打入高热量输液。为什幺?因为真正的余命长短,只有人死之后才知道。医生宣告的余命是基于经验判断,也就是说,这个主观认定的时间与现实状况有相当的落差(我也常判断失準)。也因此,不时可看到,直到病患死亡瞬间还在施打抗癌药物和高热量输液的状况。

摘自《抗癌,为了好好活》

癌症到底该不该进行「第三线治疗」?

Photo

相关推荐

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