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大无效率组织架构、複杂裙带关係,永丰金不转型就只能等死

  2020-07-08 点击量: 516 点赞479

庞大无效率组织架构、複杂裙带关係,永丰金不转型就只能等死

永丰金近期连踩地雷被开罚,内控亮红灯,引发外界关注金融业的自律与他律;「诚信」是金融业的基石,银行内部人事无预警的大调动、家族内讧疑云满天飞,不但严重打击员工士气,更让投资人在股价上投下不信任票。对金控董事长何寿川来说,更是空前的事业危机。

金管会、证交所对于这样连环爆的弊案,究竟敢不敢趁机整顿、扫除积弊?

台湾版半泽直树,永丰金的重重疑云

最新出刊的《财讯》双週刊本期以「永丰金风暴来袭」为封面故事,详述近年永丰金惊爆的地雷,同时透过永丰证前财务长王帼英的一手告白,探讨永丰金的治理危机。

《财讯》报导指出,创下日本史上最高收视率的日剧《半泽直树们》,描写一位银行员为了严守放款纪律、保全名誉,奋战不懈地抵抗既有体系,追寻真相的故事;这部戏剧也在台湾引起广大共鸣和深刻省思,而今,台湾是否也正在演出一齣《半泽直树们》的戏码?

从纸业跨入金融业的永丰金控董事长何寿川,多年来透过不断整併,打造出今天一.六兆元资产规模的事业。然而,这一年来,何寿川与永丰金却面临空前考验,内控地雷连环爆,员工检举爆料不断,不仅外资持股水位创历史新低,股价也在十元票面之下浮沉。这家公司究竟出了什幺问题?

《财讯》报导指出,去年六月股东会,永丰银工会代表成员当面向何寿川抱怨,表示八年换了五位总经理,组织架构频频变动,员工离职超过两千人,客户也受很大影响。但没想到,比这员工抱怨的更大风暴才正开始袭向永丰金。

去年七月,鼎兴牙材诈贷案爆发、十一月被举报三宝建设超贷案,包括永丰银、永丰金租赁都踩到地雷,半年内不但被金管会先后罚两次一千万元,加上高层人事大幅变动,近期又有辉山乳业未爆弹,让永丰金内部更弥漫着不安气氛。

裙带关係诈骗自家银行,永丰真的出问题

揭开序幕的第一颗地雷,是鼎兴贸易诈贷案。

鼎兴贸易公司是国内知名牙材商,去年七月中因为发生跳票,才抖出背后竟是瞒天过海的一桩重大经济犯罪案。鼎兴的负责人何宗英自○八年至一六年七月,与多家医疗院所製作假交易契约,再向国内十三家银行、六家融资公司诈贷金额逾三十七亿元。目前何宗英被检方起诉,具体求刑二十年,且裁定羁押中。

永丰银是在鼎兴跳票四亿元后,才发现 鼎兴负责人何宗英与永丰银行董事何宗达(现已辞职)有姻亲关係 。何宗英的妻子颜媛美来自基隆颜家,永丰金大股东何政廷的太太颜雅美,则是颜媛美的大姊;另外,华南金副董事长林明成太太是颜家五女颜绚美。由于何政廷儿子何宗达当时是永丰银董事,因此何宗英与华南、永丰银之间是利害关係人。金管会调查后发现,何宗达涉及隐匿没有申报、何政廷则涉及施压关说,因此两家银行均违反《银行法》授信规定且有严重疏失,分别遭金管会开罚一千万与八百万元;检调也怀疑 银行审核时隐匿关係人交易,另有担保品不足等弊端,陆续有多名高层主管遭调查后交保。

《财讯》报导指出,令人质疑的是,事实上鼎兴与永丰银行的业务来往已有十多年、当时是尚未与建华银行合併为永丰银行的北商银。北商银长期由何寿川担任董事长,游国治担任总经理,北商银董事会中还有何寿川的堂兄弟何政廷、何荣廷、何曜廷、何建廷四兄弟,以及何寿川的姊夫谢忠弼以及连襟刘思诚,何家在北商银人多势众,怎幺可能对与鼎兴何宗英的姻亲关係毫无所悉?

大幅人事变动,加上果断切割,永丰想干嘛?

十一月二十五日,永丰金 进行大幅度人事调整,包括捲入鼎兴违反利害关係人交易案、各交保三百万元的永丰银前后任总经理张晋源、江威娜 ,一夕间被调任金控资深副总,成为「无所事事」的经理人,既不用工作,也看不到内部资料。

永丰金对外的说法是,为了让他们专心处理繁琐司法事务,才有此人事安排。然而看在员工眼里却五味杂陈,甚至抱不平,因为也有涉案同仁在交保后反而更受重用,而认真调查的同仁反而被解职。

最近,何政廷突然 大动作透过媒体放话要与堂弟何寿川切割 ,并且指责永丰金总经理游国治向其父子追偿。事实上,追偿的起因来自去年十月,当时永丰银行前后任总经理江威娜、张晋源联同三位独立董事,不断要求召开临时董事会讨论鼎兴案,但是永丰银行董事长的游国治却拒绝;争执多时后,金控董事长何寿川才同意召开会议。

据了解,会议中,张晋源提案要求对涉及干预授信的何政廷与漏报利害关係人的何宗达追偿损失,并且得到董事会决议通过。但是游国治在会后不愿即时发布重要讯息,在证交所催促下,却修改了董事会决议的文字,将何政廷与何宗达的姓名隐去后发布了不知对象的求偿声明,明显维护何政廷父子。

更启人疑窦的是,游国治和何政廷有多年交情,两人在台北商银时代便认识,检调更一度把游国治列为案件要角,却未澄清是否有去「施压」。如今看来, 何政廷出面怒斥何寿川,倒像是一场设计过的切割戏码。

有关係,就可以在永丰借到钱,高层还帮忙隐匿?

《财讯》报导指出,鼎兴贸易和永丰银往来已十多年,但在检查局派员调查时却发现,只有一一年以后,也就是江威娜上任后的授信纪录,无法往前追溯。这究竟是怎幺回事?违法期间这幺长金管会不应该彻查吗。

至于永丰金第二个地雷三宝案,根据《财讯》报导指出,去年底,金管会收到永丰金员工匿名爆料,指出永丰金向三宝集团违法超贷,三宝建设董事长李俊杰以境外的私人纸上投资公司 J&R Trading Co.LTD(J&R),向永丰金海外孙公司GC租赁(Grand Capital)借贷逾四十一亿元,不仅无提供财报、资金使用者另有他人、且在未提供足额担保情况下,永丰金还逐年增贷;信件还指出,李俊杰的另一个身分,是永丰金董娘张杏如成立的华山文创董事,暗指高层关係匪浅。

据了解,永丰金租赁对这家李俊杰于○二年在萨摩亚注册、股本二十万美元的独资公司J&R,在一六年三月,借款部位为七四.三亿元,无担保高达七三.六亿元,同年底总额虽大降至四十三亿元,但几乎全都是无担保部位。夸张的是,出面贷款的J&R明明是境外公司,被外界戏称为是 与集团无交叉持股、无营运、无报表的「三无公司」,宽鬆的核贷条件令业内人士都摇头,直呼不合常规 。

当时,永丰金澄清,表示租赁与银行放款标準不同,因此为了加强债权担保,会取得较多样化的担保品组合,否认违规;金管会随即进行专案金检,在四月十一日开罚一千万元,并限期改善缺失否则连续再罚,显然公司认知与主管机关有很大出入。

令内部员工质疑的是,《金控法》四十六条对同一关係人授信的资讯揭露规定,永丰金网站有好几个年度疑似故意漏报三宝相关资讯,公告后还把对J&R逾四十一亿元无担保授信改为有担保,遭媒体踢爆后却以「误植」带过。如果是蓄意,那就事情大条了,虽然公司表示「这是乌龙事件」,但即使是无心,也显见内部管理的鬆弛与懈怠。

尤其,三宝建设实收资本额不到新台币二亿元,却连续多年蝉联永丰金控第一大授信户的宝座,以去年第一季的公开资料来看,三宝取得七十三亿元的无担保授信额度,远远超过给台塑的二十四亿元以及鸿海的十八亿元。再加上金管会所公布的诸多违规违法行径,董事会竟然不知道、不讨论、不调查、也不追究?更让人不解的,是负责对内纠举不法的稽核、法遵与风管单位,多年来何以没有发现蛛丝马迹、展开追查?

永丰有问题大家都看的出来,金管会却毫无动作?

特别的是,在金管会专案金检期间,一月二十日,永丰金租赁副董事长江宏仁主动辞职,他原是江威娜前一任的永丰银总经理,一一年因应人事异动转战租赁;同一天,永丰金租赁也改派监察人,由毛丽丽换为新任永丰金法令遵循处处长廖顺兴。据透露,毛丽丽曾在三宝案爆发时,提出调查要求;由于时机敏感,引起内部员工耳语猜测。

毛丽丽则在本刊的查证过程中,透过发言系统回应说,由于经理部门已在去年十二月底的董事会中就此案提出报告,「报告后毛前监察人对本案并无其他意见。」

除了租赁监察人,一个月后,永丰金发布人事令,包括 金控财务长办公室主任陈家蓁、证券财务长王帼英、银行法报部部长周玉霓都被调职 ,更引起内部议论纷纷。

更特别的是,三月下旬,曾担任台湾花旗董事总经理的叶莉英主动辞去银行独董,而她任期还有两年多。此时正逢永丰金多事之秋,以上 至少六到七位高阶经理人、牵涉法务、财务和独董、监察人多层面的人事更迭,不仅让人质疑太不寻常 ,也不解金管会为何视若无睹?

「授信是经营的核心,我们也认为这样未落实内控真的很不好,」金管会银行局主祕陈妍沂表示,但因三宝「还款目前正常」,因此金管会并不会强迫永丰金和三宝提早结束融资合约,目前有两个方向,一是补提担保品,二是确保债权。

然而,根据金管会的裁罚新闻稿,永丰在此案的内控上有七大缺失,其中包括未徵提财务报表、借款用途与资金流向不符、持续增加额度却未加强债权保障,反而更换价值不佳担保品,螺丝鬆得离谱;再加上先前在公开资讯观测站竟揭露错误资讯,种种缺失疑云,恐怕并不能单纯归咎于海外督导不周。据了解,检调已约谈永丰金租赁财务长刘锡萤,以釐清案情。对此,黄国昌表达强烈质疑,他认为,由何寿川担任董事长的永丰金控,所属的海外孙公司永丰金租赁,一手超额放贷给三宝集团的海外纸上公司J&R;另一方面,由何寿川担任唯一董事、永丰余转投资的「YFY Global」公司,也长期向J&R公司投资可交换公司债(EB),这个结构,清楚显示 整起事件并非只是违法超贷的问题 。事实上,包括由何寿川女婿李政昊担任总经理的元太科技,也有投资J&R的可交换公司债。

永丰架构设计不合理,孙公司赚钱自己收,出事却让母公司承担

一五年,兆丰银曾为了限时出清台企银持股而不影响股价发行EB,对认购者来说,虽然交易对象为兆丰银,买到的却是台企银持股,因此此案的关键就是J&R可交换公司债背后的标的。

一位资深金融圈人士直指,「这样的交易架构,最不合理之处是把风险都转嫁在负责放贷的永丰金租赁身上,虽然是孙公司,但一方面独立经营不须完全回报母公司,但母公司却要承担所有亏损和潜在风险。」

金融业外资分析师则质疑,以往类似的内控大案,金管会都会严厉开罚,但这次具体事证相当清楚,虽然表面上重罚一千万元,但竟然没对任何人员开铡,还要求金控自行检讨相关人员负责,似有放水嫌疑。

延伸阅读
Richart 用背后的 20 流程设计步骤,满足用户一键完成的爽度
金管会顾着自爽却搞错转型方向,政府真的懂 BANK 3.0 吗?
公股银行全被老人把持,台湾怎幺推的动 Fintech?

相关推荐

精彩文章